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286 打最硬的仗,攻最高的山头(1/2)
学魔养成系统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一院主楼大会议室,第二次归零报告会已经结束。

  陈鸿兵和沈听澜却并未离去。

  如同上次一样,他们向兄弟院所通报事故分析与归零进展,提出下一步的工作步骤,各院所表态,并现场给出具体落实时间。

  通常,这种院所之间的工作协调会议,是犯不上这个级别的领导亲自参加的。

  但这次不一样,黄二太重要了。

  进一步,星辰大海。

  栽一跤,几年白干。

  其意义早已不局限于航天工业,而是升华到国家凝聚力的层面。

  那一层层领导的信任,也意味着一重重的压力。

  争分夺秒固然有些夸张,但一切计划以天为计,确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。

  在这种情况下,陈鸿兵也只能选择拉上各院所的相关领导,硬生生开会了。

  只是,他自己级别有限,虽然手上有大领导的令箭,但具体协调起来,仍然底气有限,这就搞得他有些狼狈了。

  当然还有更麻烦的事情。

  人。

  现在工程多项目急,哪里都缺人。

  这种时候,借人如抽血。

  即便陈鸿兵又是找领导,又是私下求,但借人的事仍然进展缓慢。

  倒不是说兄弟院所一毛不拔,只是他们报上来的借调名单……根本就是混吃等死天团,别说骨干,连一个稍微能干点儿活儿的人都见不到。

  啪!

  陈鸿兵一把拍下了借调人员名单,当场开骂:“这是借调?这他妈是送祖宗呢!全他妈是太爷爷姑奶奶,嫌我们餐厅饭多是不是?”

  “鸿兵,还是跟上级汇报困难吧。”沈听澜相对比较平静,“现在这个情况,你担不动了。”

  “不是还有你呢么。”陈鸿兵往椅背上一仰,两只手揉着额头叹道,“没你我真不知道怎么撑下去了。”

  “呦,陈总指挥也有挺不住的时候啊?”沈听澜掩面笑道,“那可得让同志们好好看看。”

  “得得得,别闹了,我也得有个人诉诉苦是不是。”陈鸿兵长舒了口气,重又挺直了身子,使劲眨了眨眼打起精神,“你先回吧,我找院长说去了……不行,光说还不够,得拉他们喝一顿……”

  “还喝……”沈听澜骂道,“嫂子都给你喝没了,还喝?”

  “诶,你不懂,有的时候不喝,这工作推进不下去……”

  正说着,一个满头油光的专业工程师小心地推开门,探进身来:“主任,方便么?”

  “说,有事快说。”陈鸿兵理了把头发,快速收拾起桌面。

  周成龙这便抱着电脑小跑过来:“还是那两个高中生面试的事情……”

  “什么面试?”

  “您怎么又忘了……李峥和林逾静,中午吃饭还跟您说过的。”

  “哦哦哦……”陈鸿兵拿起东西随口道,“这事儿你跟听澜说吧,我去找院长了。”

  “我不管……”沈听澜也立刻拿起本子,低着头猛往外走,“这事我怎么管啊……”

  “不是不是,二位领导留步。”周成龙赶忙追上去,“主任您不正四处要人呢么,这两位白给的神将您不瞅瞅?”

  “哈,哈。”陈鸿兵干笑两声,“神将?你这文书水平又退步了啊。”

  “您先坐,坐。”周成龙硬拉着陈鸿兵坐了回来,继而冲沈听澜道,“沈老师您也看看,您可能太忙于工作了,不太了解自己的女儿……”

  “???”沈听澜呆张着嘴说道,“你也比你了解吧……”

  “您先坐,坐。”周成龙连忙打开电脑,“面试过程我们按规矩录像了,我反正也描述不好,你们花几分钟看看就懂了。”

  在周成龙的强烈要求下,二人这才坐回桌前,凑在一起重温了刚刚的面试。

  看过之后,陈鸿兵沉吟良久。

  林逾静倒还好,李峥的回答却着实有些击中他了。

  与技术无关,李峥眼中的那种正气绝非伪装出来博好感的。

  甚至可以说,陈鸿兵已经十几二十年没见到过这样的人了。

  现在的人更讲究衡量得失,注重工资待遇。

  而像这种纯粹为了一个事业而奉献,并且一点也不难为情,大大方方地说出来的人,大多都是一腔热忱的狂热分子,其水平多半要打个问号。

  李峥却不同,双料冠军在手,依旧不问前程只谈奉献,这就十分难得了。

  陈鸿兵本来有些戏谑的神色,也逐渐严肃起来。

  “抛开个人关系,只谈水平,他们如何?”他朝沈听澜问道。

  “嗯……如果实习生标准是60分的话……”沈听澜也同样回归正色,“林逾静大概在70分,李峥在85分以上,具体多高,这些问题没有考察出来。”

  “这还不是关键……”周成龙瞪着眼说道,“他们是在亲眼目睹黄二发射后,才决心来实习的,准备时间满打满算只有三个星期,这些学习能力才是重点,通常实习生都要小半年才能熟悉工作,但他俩应该三个月就够了。”

  “从现在的表现来看……也许只需要一个月。”沈听澜有些纠结地点了点头,“抛开个人关系,我觉得可以收。”

  “那还等什么。”陈鸿兵兴奋起身,“倒霉这么久了,可算来好件事儿了。走,一起审姑爷去。”

  “主任!!!”

  “啥姑爷?……”周成龙刚说完就一拍脑门,瞪向沈听澜,“原来如此,李峥是咱一部的姑爷啊。”

  “周成龙!”沈听澜骂道,“治不了主任我还治不了你?你绩效没了!”

  “啊……”周成龙捂嘴道,“难道说……沈老师不满意李峥?”

  “啊啊啊!!!”沈听澜抱着本子跑了出去。

  当然,她最后还是被抓住了。

  姑爷的最后考核,她是必须在场的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会客室,李峥和林逾静,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等到了来人。

  当陈鸿兵见到李峥的那一刻。

  两个人都是虎躯一震。

  对李峥来说,陈鸿兵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技术型领导,而是更像一名军人。

  身材周正挺拔,自带霸道气场,最近斑白的两鬓更是平添了一抹深邃。

  其实李峥也并没有猜错,陈鸿兵的确是火箭军工程学院出身,打参加工作起,就是一位完美的技术型军官,调任一院后,他自身也如火箭一般一飞冲天,直至升任最年轻的部门主任,总指挥。

  当然,这一路也少不了他身边最年轻的总设计师搭档,沈听澜。

  毫无疑问,这对组合也正是做出航天突破的最佳人选。

  至于陈鸿兵,同样在李峥身上看到了周正挺拔,不怒自危,最近晒成小麦色的皮肤更是平添了一抹坚韧。

  只是,这种坚韧并非是军人身上那种略显刻板的表现,而是一种更自然,更与生俱来的从容。

  英雄惜少年。

  少年敬英雄。

  只是,二人心下的感叹各有不同。

  李峥:“这人牛逼啊!”

  陈鸿兵:“真咱姑爷也!”

  林逾静心里却并没有那么多戏,只是很正常地打了个招呼:“陈大大。”

  陈鸿兵这才抽离出与李峥的对视。

  “啊,静静啊。”他本能想上去抱一下,拍一拍,可手又很快缩了回来,比划着说道,“这几年没见……哎呀,了不得,了不得。”

  “主任……”沈听澜咳了一声,“严肃点,开始吧。”

  “嗯嗯。”陈鸿兵收手望向二人,“那,女士优先,逾静先来吧。”

  李峥这便点了点头,出门等候。

  大门关上,陈鸿兵、沈听澜、周成龙、梁钰坐成一排,展开了最后考核。

  虽然相熟,但陈鸿兵也没有丝毫马虎,一板一眼地提出了问题。

  “第一个,首要问题。”

  “林逾静,你是否有出国留学及移民打算。”

  “你知道,为了国防安全,我国核心技术人员出国是被限制的。”

  “这不仅是我们的事情,更是你的事情,牵扯到一生的事情,请务必谨慎。”

  面对这个问题,林逾静如同以往一样坚决。

  “我向您保证,不会留学,更不会移民。”

  “我的志向是天文学,只是自私地希望有朝一日,能通过我国的天文望远镜研究宇宙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陈鸿兵也跟着点了点头,“那你也应该知道,黄二的成功是我国发射天文望远镜的必要条件,是下一步航天事业的必经之路。”

  “嗯!”

  “好的,我问完了。”陈鸿兵转头道,“你们问吧。”

  旁边三人都是一阵沉默。

  这也太宠咱闺女了。

  不过也对,火力还是要集中在姑爷身上的。

  正在大家以为沈听澜也要随便通过的时候,她却忽然严肃起来。

  “主任说的很清楚了,加入一院一部的话,会导致你很难出国,即便有正当理由也是如此。”沈听澜一字一句问道,“你很可能加入物竞国家队,出战IPHO,如果因为这个原因而必须放弃,你能否接受?”

  “唔……”林逾静眉色可见地紧了一下。

  片刻后,她低下头,咬着唇说道:“接受。”

  “IPHO的荣誉是终身的,你为此付出很多了,但你在这里,最多呆一两年。”沈听澜一刻不停地追问道,“你确定这值得么?”

  “嗯……IPHO再怎么样,也只是一次考试,而考试的目的,不就是证明自己,好去做想做的事情么?”林逾静说着,猛然抬起头,轻轻地笑了,“现在,我已
为您推荐